周勤之

发布日期:2015-07-14字体:[ ]


   1927年周勤之出生于上海一个资产阶级的家庭。四岁时因战乱母亲去世,父亲离家出走。他就成了孤儿,后被送往乡下亲戚家,直到八岁时被祖母接回上海。当时祖母家虽家道殷实,但对他要求十分严厉。除白天读书外,晚上还要到一前清举人家读《论语》、《孟子》;寒暑假也不让他休息,要他到自家开的工厂当学徒,学金工。每月零花钱只给两角小洋。祖母对他说:一般开工厂的,往往老一辈艰苦奋斗,第二代坐享其成,第三代一败涂地。我之所以要这样严厉,是不想让你做败家子。“八·一三”上海抗战开始后,周勤之一家被迫从南市迁到租界。自家的工厂被日本人烧光,之后生活堪忧。年幼的周勤之目睹侵华日军给国人带来的灾难,感到人生无常,前途渺茫。这时他感到唯一能使自己解脱的方式就是读书,拼命地读书。当时他受 “工业救国”思想的影响,认为机械制造是救国的必由之路。初三时他除了白天上学外,晚上还在夜校读机械工程,为缩短学习过程,他尽可能地跳级,高中未毕业就跳入圣约翰大学读医科。他认为医科可“济世救人”,但晚上仍坚持学习机械工程。但好景不长,后因祖母病逝,工厂关闭,连生计都难以维持,只能辍学在家。

    抗战胜利后,周勤之的舅父将工厂恢复生产。但他本人要求继续就学的愿望未得允许,他只能按舅父的愿望在工厂打工,工作集设计、工艺、金工、配料、进料、送货于一身。而每月舅父发给他的津贴只有工人的一半,他就把这微薄的津贴大部分用于买书。后来周勤之想离开自家企业到社会上谋职。往往是面试合格,只因没有正规学历文凭而被拒之门外。而继续上正规学校又没有条件,他只能靠自学。周勤之说:“当时我什么都读,真可谓‘乱’读书,数理、外文、无线电都读,几乎把上海所有夜校的课程都读遍了。”后交大叶蕴理教授可怜周的遭遇,答应无偿帮他补习数学和物理,并鼓励他说:“古今中外科学家,有不少大学没有毕业一样地做出成绩。只要你勤奋学习,持之以恒,将来也可以做出成绩。”叶蕴理的一席话,“重新点燃了我那时几乎熄灭的希望之火。”之后,他又读了中华工商专科学校夜校,获得一张当时旧政府唯一承认的相当于大专的毕业文凭。





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